《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当前位置:山村小医师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118、实在是受不了了

  有些时候,突然的袭击能让人坠入云雾,然后身轻如燕,飘如柳絮,晕晕乎乎,不知将要花落何处。

  当张熊的嘴唇紧紧的盖在女校长那肥嘟嘟、厚敦敦、硬邦邦的嘴唇上的时候,女校长居然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短促。来不及弄清原因的她几乎呆立原地,无法动弹,眼睁睁地让张熊从自己手里夺走了那根给自己带来无比快意和激情的橡胶棒子。

  橡胶棒子一脱手,她就如梦方醒般的伸手推开了张熊。

  你胆敢......女校长本来打算给张熊一个下马威,让他明白欺辱自己的后果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可是她话到嘴边,却没有底气说下去。

  冥冥之中,她觉得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亲上一嘴不算什么大事,起码不能算是人身攻击或者侮辱人格。

  她有些慌张,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长年当校长所养成的习惯让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又做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模样,瞪了一眼张熊,将那让人惊叹不已的大臀朝张熊撅了过去。

  如果你让我感到hurt,我会让你。remember。

  张熊讪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赫特的具体含义,但他能够领悟女校长的威胁,知道弄不好的话可能要面临她的惩罚。

  张熊故伎重演,将橡胶棒子夹于腋下,双手探入两座超级大白篮球的中央,然后朝两边使劲一瓣,趁着门户初开,赶快握紧拳头置于其中,做为一个强有力的支撑,好让另外一只手有空隙腾将出来。

  他偷偷的舔了舔橡胶棒子的顶端,然后在皱巴巴的后庭花上试着戳了几戳。

  显然效果不够明显。

  怎么办呢?

  张熊有些着急,皱眉思索片刻后,将一口唾沫吐在了橡胶棒子的光头之上,他用这口唾沫作为润滑剂,先是让后庭花的周围变成湿漉漉、光油油的样子,然后再吐上几口,开始尝试着朝里探入。

  慢慢的终于有了起色,光头在张熊的一次大力推搡中轻而易举的钻了进去。

  哦妈!女校长莫名其妙的叫了一声,然后扭过头来望了张熊一眼。

  亲爱的校长,进去了,进去了!张熊欢呼雀跃。

  我想出恭。女校长嘟囔着说道。

  没错没错,当您的秀手将它送入我的菊花,我也有这种神奇的感觉!张熊兴奋不已。

  就是这个feel?女校长扭头问道。

  啊?

  你也是这个feel?

  亲爱的校长,啥是伏油?

  不学无术,真是朽木不可雕!

  您批评的是,我的洋文没学好......

  我苦口婆心的给你们讲,尽管橡胶棒子早已进入了身体,女校长还是忍住了莫名其妙的刺激,开始拿出了自己的职业本色,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开始对张熊一对一的进行授课,让你们好好学,学好了建设祖国,共同实现**,而你们就是不听,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学好学坏的巨大区别。

  校长我知道了!张熊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聆听女校长的训话,他希望女校长能赶紧结束她的淳淳教诲。

  no。你不知道。如果是棒子,他会在第一时间明白我的意思。而你......女校长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连feel都不知道。

  校长我错了,您能解释一下吗?俗话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feel就是感觉的意思,understnd?

  您刚才是不是说,就是这个感觉?

  exctly。

  就是这个feel。张熊重复了一遍。

  没错,就是这个feel。没错。女校长附和道。

  张熊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捏住橡胶棒子的根部,朝女校长的身体里推了进去。

  哦......

  女校长生平第一次呻吟了。

  伴随着勾人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的角角落落,张熊本来已经很兴奋的情绪开始高涨了起来。为了听到更多的呻吟,他连忙接二连三的戳了拔,拔了戳,感觉好像要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的样子,像是将一个橡皮盖子从玻璃瓶上面猛的拔将出来的声音,这橡胶棒子遇到了女校长的后庭花,连声音都变得干脆利落起来。

  哦,还,可,啊,以,啊,的,感,啊,觉......

  女校长一边呻吟,一边见缝插针的表达着自己的feel,这个feel还可以,虽然中间夹杂着啊啊哦哦的声音,但并没有影响她愿意的准确表达,得到鼓励的张熊越来越带劲,胳膊上的肌肉条条隆了起来,膀子鼓圆鼓圆的。

  可以想象,这呆头呆脑的小伙子用了多大的力气!最深入的时候,大半截子都塞了进去,这可是张大胜所不敢想象的惊喜。

  女人天生体弱,尽管每次弄张大胜的时候,女校长咬牙切齿,拼尽全力,面目狰狞,下手凶狠,可是达到的结果却差强人意,能进去半截截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张熊不一样,张熊的力气是出了名的大,让橡胶棒子完全进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好在张熊是个有底线的人。如果张熊和女校长一样拼尽全力,恐怕女校长体验到的feel,除了还可以外,应该还有太他妈的疼。

  你捣灌肥呢?

  折腾一阵后,女校长终于油汗狂冒,衣衫湿透,气喘如牛,面红如绸。

  哪有!您冤枉人!张熊咽着唾沫,饥渴的说道。

  你太厉害了!

  女校长本来说的是你捅的太厉害了,我有些受不了了。但张熊以为女校长夸他很会弄。受到表扬的他有些难为情的谦虚了起来:哪里哪里,都是校长教导有方,我才能弄到点子上!

  哎呀我他妈的**!到此为止,捅花结束!over!it's.over!女校长直起身来,橡胶棒子顿时深深地埋入了两座白山之中,隐而不见。

  张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多少知道女校长神叨叨的脾气。

  然而此时的张熊早已翻江倒海般地蠢蠢欲动了。一旦达到忍耐的极限,任何轻微的动静都能诱发海啸山崩般的爆发。

  张熊正是如此。女校长一直起身来,张熊就拦腰将女校长死死的抱住。

  干什么?

  冷冷的问话并不能阻止张熊爆发的速度。他一只手死死的拦着女校长的小腹,一只手按在了女校长的脖颈。

  女校长吃不住张熊的压迫,颓然跪在地上。

  橡胶棒子的根部如同冰山一角,重新探出了两座软山之间。

  张熊捉住一抽,女校长浑身颤酥。

  张熊!你胆子不小!女校长汗流浃背,语气中带着疲弱。

  亲爱的校长,我忍不住了,对不住您了。

  无条件的停止你的行为!

  非得日!张熊已经将校长的上衣推到了脖子的位置。

  滚圆肥硕,颤抖不停的两大团。

  无与伦比的两大团。

  让张熊目瞪口呆的两大团。

  大的了不得的两大团!

  张熊从裤子前门掏出了他的物件,然后从两座软山之间一头栽了进去。

  紧紧的感觉让张熊爽的哼叫了一声,而此刻的女校长,停止了无用的威胁。

  这是女校长与众不同的一点。当她知道自己的言语和体力无法阻止他人的强势进入时,她会立即停止挣扎和撕扯。

  理智的她很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既然反抗不了,那就闭眼享受。

  橡胶棒子带给自己的爽快和舒坦,也许男人是无法给予了。撇去被强迫的因素外,女校长对这个壮实的小伙子抱有一丝希望。

  也许他有这个实力?女校长在心中默默的想着的时候,她感到一根热热的硬东西钻进了自己的后庭花。

  你难道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女校长异常镇定的说了一句。

  不对劲也没关系,我感觉很舒服!张熊说着就开始所有哺乳雄性动物与生俱来的进出。

  紧握的感觉真的很舒服,真的很刺激,真的很美好,真的有魄力。

  张熊忍不住加快了速度。他感到自己越来越涨,似乎有一股热流要喷薄欲出的样子,而这种喷薄欲出的感觉实在是太他娘的美妙了,以至于美的张熊忍不住连声叫唤:

  哦我日他妈!我我日他妈!哦哦哦哦日他妈......

  女校长嘴角微微上翘。

  她被张熊不停欢呼的词语给逗笑了。

  虽然她并没有感到有多么的**,但她绝不认为被张熊进入是痛苦和屈辱。

  那种刺激并不同于橡胶,橡胶无论何时都没有温度。

  而后庭花被入,这是女校长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那种既想拉又憋涨的感觉别有一番风味,让女校长好几次都感到了酥酥麻麻的颤抖。
上一篇:117、隐没软山的后庭花
目录
下一篇:119、女校长也有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