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小村医》

当前位置:山村小医师 > 妙手小村医 >

第八章吴家往事

  第八章吴家往事
  锁上了诊所的拉闸门之后,林昊跟着吴若蓝往羊城那边走。
  正如吴若蓝说的,虽然只有五百米的距离,但过了河,这边却是另外一番景像,两层半,三层半,四层半的小洋楼,从河这边稀稀落落的往前延伸,越往前就越密集,最尽头的地方竟然还隐约可以看到出一角的摩天大桥。可是桥的那边,也是两人来的方向,却是残旧破败的老宅子居多!
  几步之遥,两个世界!林昊正在心里感叹的时候,却发现吴若蓝停在了一栋两层半,装修的还算致的房子前,不过看起来也有十来年的历史了,于是问:“这就是你家?”
  “嗯!”吴若蓝点头应一句,然后又补充:“不过是好几年以前的!”
  林昊不解的看着她,却发现她的眼眶竟然微微有些发红,终于忍不住:“美姐姐,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吴若蓝没有回答,只是神黯然的垂头朝前走。
  林昊苦笑,自己显然是又问了不该问的话了,于是闭了,默默的跟在她后头。
  走了一段路后,却听她突然来了一句,“林昊,其实我爸以前不是这样的。”
  林昊:“比现在更恶劣吗?”
  吴若蓝没好气的横他一眼,“以前我爸积极乐观,热好客,很喜欢帮助别人的,有的时候看病人困难,他甚至不收诊费呢!”
  “呃?你确定你说的是你爸!”林昊挠头疑问:“不是雷锋?”
  吴若蓝停下来,腮帮气鼓鼓的眼瞪着他。
  林昊只好扬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吧,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吴若蓝指了指前面的一颗被瓷砖围成一圈的百年大榕树,显然是要和他坐下来聊。
  看见那棵大榕树,林昊的表竟然也突地变得有些复杂古怪,不过只是微微失神后便走了过去。
  此时的天空,瑰丽的彩霞簇拥着头,深地望着两地之隔的江河,挥不去,好像要把自己的光和热留在人间。
  在这样的时分,和一个长美女谈谈人生,聊聊理想,无疑是林昊喜欢的。
  吴若蓝缓缓的拉开话闸子:“那个时候,我还在世的……”
  林昊以为自己已经猜到了结尾,问:“那你爸是因为对你用太深,你不在了,所以才大变的?”
  “不是,不过也算是一部分原因吧!我爸和我确实相敬如宾的!”吴若蓝摇头,接着刚才的话:“这事说起来,应该是十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爸还是一个顶好顶好的大夫,什么病都看,什么朋友都,其中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做明叔,在一个材公司当主管的,我爸诊所里的物,全部由他供给。两人的合作关系有好几年,一直也没有出什么事。有一次,明叔说他们材公司活,有一批人血白蛋白正在特价!”
  林昊没有话,心里却清楚,好货不便宜,便宜没有好货,特价往往就是残次的代名词!
  她说的这事,估着就是人血白蛋白引发的。
  果然,吴若蓝接着:“当时我爸的诊所里还有十瓶人血白蛋白,没那么快要货的,可明叔说机会难得,我爸也不想怯这份人钱,便让他送了三十瓶过来。你知的,人血白蛋白是成分血,补血效果不错的,例如今天那个女人发生的出血休克就可以用。但也有很多人视为补,那个时候正值秋天,补的人也比较多,我爸估着也有这层考虑吧!结果第二天早上诊所就来了一对要求打人血白蛋白的老夫,当时给他们挂针的是我,拿的就是明叔前一晚送来的人血白蛋白。结果吊瓶刚挂上去没几分钟,两人便双双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
  林昊听得心悬了起来,忙问:“然后呢?”
  吴若蓝:“然后我爸就赶实施急救,可况太严重了,我爸使出了浑解数,也没控制住况,那一对老夫却还是没能送到医院便走了!”
  “这……”林昊:“应该是那人血白蛋白惹的祸吧!”
  吴若蓝:“是的,出了人命的医疗事故,地方上很重视,卫生局检局公安局几乎全都介入了,调查结果出来后,确实就是那批人血白蛋白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因为那本就是假冒伪劣产品!”
  林昊:“那找明叔或他所在的材公司!”
  吴若蓝:“找,怎么不找,可是那个明叔当天晚上收了我爸的款就已经跑了。那批假冒伪劣品,材公司是让明叔送去销毁的,可明叔却贪财心黑,私自行销售。而且还不只卖给我爸,同时还卖给了十几个门诊与诊所,总价值六十多万,只是他们都比我爸幸运,因为他们还没开始使用,我爸这事就上新闻了!”
  林昊:“那再然后呢?”
  吴若蓝:“再然后,我爸就被那死者家属告了,院判决赔偿一百一十多万!”
  林昊疑的:“全部由你爸赔吗?不可能吧,就算明叔跑了,那材公司不用承担责任的吗?”
  吴若蓝:“当时我爸收的时候,明叔说公司票据第二天送过来,可那无疑只是托词。材公司见没有票据,便推这只是明叔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虽然最后院判决的时候,材公司承担了连带责任,但我爸还是要出大头。约九十多万的样子。那个时候,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存款,票,房子,能卖的通通都只能卖了,直到现在,我们还欠那对死者家属二十多万,每月就像还房贷似的还给他们。我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一病不起,没多久就过世了。自那以后,我爸就变了一个人,虽然庆幸的没被吊销行医资格,虽然把诊所从羊城搬到惠城,可是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他了。”
  林昊听完之后,多少有些同起吴仁耀,一个医生发生这样的事是不幸的,那不但会毁掉他的职业生涯,也会毁掉他的心志。
  俗语有云,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这世上的人,有几个不是现实的,林昊虽然没有亲历那场变故,但也多少能猜到当时他们一家是如何的凄惨潦倒,一时间内心不胜唏嘘感叹!
  说完自己的家事,吴若蓝发现天上最后一丝余光已经消失了,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强的笑:“看我,好好的和你说这个嘛呢!天黑了,咱们赶走吧!”
  林昊点点头,跟着她继续往前走,却还是忍不住问:“那个明叔呢?抓到了吗?”
  吴若蓝摇头,“没有,至今也没有!”
  林昊忿愤的:“这样的人渣,要是让我遇到他,我一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吴若蓝轻点一下他的脑袋,教训:“你个小孩,少逞能,这有你什么事呢!”
  林昊有些受伤的:“不许说我是小孩!”
  吴若蓝:“那你告诉我你今年几岁了?”
  林昊:“十八!”
  吴若蓝愕然的:“十八?”
  林昊弱弱的:“还差一个月!”
  吴若蓝狂汗三六九,“我的天,我足足比你大四年零四个月,差不多五岁呢!”
  “那有什么的!”林昊不以为然,甚至还很雷人的来了一句:“女大五,赛老!”
  吴若蓝:“……”
  不多久,吴若蓝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林昊抬头看一眼,眉头不就皱了起来,因为眼前是一栋破败的老式祖屋,外墙的墙皮斑驳落,顶上一层灰的瓦,还没门便闻到一霉的儿从里面冲出来,比桥那边的简陋诊所还不如。
  “美姐姐!”林昊有点不太相信的:“你们就住这儿?”
  吴若蓝点头,“这是我们家唯一的一点地方了,出事的时候也差点卖了,可当时的羊城不是现在的羊城,土地房子远远不如现在金贵,加上残旧又偏远,始终也无人问津。最后便得以侥幸保留了下来,也成了我们父女俩唯一的栖之地。”
  林昊有些神伤,因为他真的没想到父女俩竟然过的是这样的生活。
  吴若蓝:“现在,你总该知我爸请你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每一件事都斤斤计较了吧?要不是他的已经开始不行,痔疮……咳,他怎么可能请人呢!”
  林昊没办说别的,只能:“好吧,美姐姐,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看到他表态,吴若蓝欣的点头,总算不枉自己家丑外扬一场!随即又安他:“不过你也不用太大压力,诊所的条件虽然不好,但病号多少是有一些,工资肯定能给你发得起!而且我也十分看好你,你来了,一定能改变诊所的状况。同时也能改变我家的状况!”
  后面一句,吴若蓝自然只是在心里说的!
  林昊笑:“美姐姐,你就是因为看好我,才扯着不让我走,非让你爸请我的是吗?”
  吴若蓝不置可否的轻哼一声,然后:“林昊,我不介意你我姐姐,可拜托你把前面两字省略掉好不好?别人原本是不注意我的的,你这样一喊,个个都往我上看,多尴尬。”
  林昊痛快的改口:“姐姐!”
  吴若蓝乐了,他的头:“乖,姐一会儿给你买糖吃哈!”
  林昊:“……”
  要屋的时候,吴若蓝低声警告林昊,“刚才我跟你说的事,哪怕是面对敌人的严刑供,你也要烂在肚子里,懂吗?”
  “懂!”林昊忙点头,然后又问:“可要是敌人**呢?”
  吴若蓝:“……”
  祖屋很简陋,远不如诊所那边宽敞明亮,但收拾得十分整洁净。
  在两人来的时候,吴仁耀已经做好了饭菜。
  一碟红烧茄子,一碟青菜,很简单的饭菜。说简单无疑是好听的,不好听的……算了,不说也罢!
  上了桌之后,吴若蓝也感觉有些委屈人家林昊,“今晚你先凑合着吃一顿,明儿我给你做红烧和白切。”
  吴仁耀不知是吃醋还是吃什么,瓮声瓮气的:“对他那么好嘛,他只给一百块钱,有得吃就很好了!”
  要是之前,林昊肯定要跟他剑一番的,但得知他们家的遭遇后,心里同这糟老头,所以他忍了,化愤为食,一口气扒了四碗饭,瞧得两父女直了眼,他们请的是医生,还是饭桶呢?#
上一篇:第七章身份来历不明
目录
下一篇:第九章第二个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