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邪少》

当前位置:山村小医师 > 乡村邪少 >

第239章 一念之差

    静夜时分,住院部内,值班室的护士们,趴在办公桌上打瞌睡了。

    廖家荣的父母,守在走道里,忧心忡忡的。

    前边两个,都是儿子,人到中年,得了个幺女,历来对她无比迁就,宝贝一般的捧着,不曾想头一回耍盆友,就遇到麻烦。

    尽管人家明确表态,不答应这门亲事,出事后,宝贝女儿还要他陪护,两老却没多说。

    而病房里的气氛,更加沉闷。

    夜深了,廖家荣躺在床上,无数次想拉他上去陪着,,“乐子哥,你还有远大的理想,不想成家,再爱我一回嘛,只一回,你走了,家荣不会怨你的,好么?”

    “家荣,回去寻一个比哥哥更帅的,行不?”林乐挣脱了她的手,盖好被子。

    廖家荣正要继续拉他,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护士吴雨桐前来查夜了。

    “没啥不舒服吧?”吴雨桐扫了床上的病人一眼。

    “没事。”林乐替她答道。

    “好好陪着,多关心一下,”吴雨桐换过输液瓶,暗暗跟他拌了个怪脸,临走,拉他到门边,悄声道,“要不是在供销社买着的是假药,你的好妹纸,多半没命喽。”

    护士走后,廖家荣三番五次的拉他,求他上去,求他爱一爱。

    心上心下的,好几次,差点就要钻进被窝了。

    一旦钻进去,就是一种大的男人的承诺呀,以后的治安工作,以及相关的业务,如何进行呢。

    就这般的拒绝着,让他想到过去看过的一本小说,叫做《谋杀无辜年华》,里边的女主人公,是个清纯的妹纸,男主人公把她给办了,一走了之,竟苦苦思念许多年,以至于精神失常。

    而这廖家荣,耍盆友不成,就要死要活的,吞服大把的安眠药,跟小说里的妹纸,又有啥两样嘛。

    思量着,犹豫着,心坎里阵阵的疼着。

    一边是痴情的妹纸,一边是大好的职业生涯,无量的钱途。

    人哪,有时候,走到三岔路口,一念之差,选了其中一条道,从此就会改变一切哟。

    黑暗里,也不知咋的,嘴里念念有词的,竟小声背诵起张婶的名言来:人哪,就那么回事,没啥大不了的。

    的确是呀,男男女女,尽管型号不同,形态各异,都脱离不了大耳蚊老爷子的理论框架,要说神秘,每日的衣衣裤裤,遮的严严实实,要说不神秘,撩开了,都差不离的,弄着好玩,草着好耍,有多少的关系嘛。

    可是现在,他对张婶的这句名言,终于有了些怀疑。

    原来,人世间,还有像很多廖家荣一般的妹纸,不能随便的弄着好玩,草着好耍,一旦碰了,非的负责任不可哟。

    于是,黑暗里,向来乐陶陶的仙人弟子,没流口水不说,竟无声的掉起眼泪来。

    凌晨一点过了,廖家荣翻来覆去的,一直没睡着,“乐子哥,你咋不说话呢?”想拉他上去,也不知试过好多遍了。

    给拉着,养蚕姑娘的小手手,柔柔的,热乎乎的,每碰一下,心里有根弦什么的,都会微微的动一动,一念之差,就要去邻县和她一齐栽桑养蚕了。

    正心上心下的,不知如何是好,住院部的后门,响起一阵汽车喇叭声,不久,走道里一阵喧哗,原来那镇长沈传欣,也不知从谁口里得的消息,竟在百忙中,深更半夜,顾不得休息,开着丰田前来,由院长及护士长陪同,亲自进住院部探望。

    病房里,灯亮了。

    林乐正要起身,向镇长大人弯腰行个礼什么的,却见她手指竖在嘴边,嘘嘘两声,示意不惊扰病人,挥挥手,叫他到了病房外,笑道:“小林,你一心扑在治安工作上,却对自家的事儿,处理不过来,我代表镇政府,再一次对你表示充分的肯定。”

    “谢谢镇长的关心。”林乐点头哈腰的应道。

    “这位发生意外的病人,有木有异常的情况呀?”沈传欣了解到事情的大概情况后,又转身问院长。

    “没问题,幸好她在外边的药店买了瓶假安眠药,对神经系统没任何伤害,只是情绪不太平稳,让家属安抚安抚就行。”院长躬身应道。

    哎呀,咋说呢,人一辈子嘛,总有许多个也许。

    要是镇长没来,也许,林乐就上了床,给养蚕姑娘爱什么的,跟她过一辈子算了。

    也许,职业生涯结束后,就木有后面的许多故事。

    人一辈子,还有许多的可是。

    可是,镇长来了,又让他想起草神门弟子的身份,想起中坝重新划界之后,即将到手的那两三百万,想起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日子。

    沈传欣面对护士和医生们,再一次严肃的道:“林乐作为一个村上的治安员,对本职工作,尽职尽责,已经在全镇的村委会上作了大力的宣传,在私事上边,遇到点困难,希望你们精心照顾好病人,让他全身心的投入到村上的工作中去。”

    院长和护士们连连点头。

    沈传欣又面对站在门边的家荣父母,握了握手,语重心长的道:“谁都有儿女,在感情的问题上,有了点小的挫折,还望你们多多的关心她,照顾她,宽慰她,让她重新找到幸福。”

    家荣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既然镇长开了口,还有啥话说呢,也连忙点头称是。

    沈传欣方方面面的交代完毕,又郑重的对林乐道:“小林,我正要找你,文化站写一篇基层人员的典型材料,明天要交到县上去,时间紧迫,要能抽身,请跟我去一趟,行吗?”

    “林乐,你去嘛,有我们在,家荣没事的。”家荣的母亲,是个极其善良的妇人,劝他道。

    “林乐,你尽管去,护士们会照顾好病人的。”院长也说道。

    林乐走进病房,最后一次,握了握家荣的小手,“家荣妹妹,乐子哥走了,好好保重,医疗费,已经给了。”

    “没事,你走吧,有句话咋说呢,强扭的瓜不甜,我终于想通了。”她最后望了他一眼。

    “妹妹,记住,乐子哥错了,求你原谅,莫要干傻事喽。”林乐不敢看她的眼睛,慢慢松开她的手,退了出去。

    “乐子哥,我会想你的。”他还没跨出病房的门,廖家荣又幽幽的道。

上一篇:第238章 假药救命
目录
下一篇:第240章 夜半谈公事